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突然失速的国畅:殃及千余租客房东
成立逾3年的国畅物业公司主要从事房屋中介业务,曾在杭州有9家门店,员工逾百人,主要在下沙等区域开展业务,手中托管房屋达千余套。
财经  2019-10-20 14:06
A+
成立逾3年的国畅物业公司主要从事房屋中介业务,曾在杭州有9家门店,员工逾百人,主要在下沙等区域开展业务,手中托管房屋达千余套。

30.jpg

图片来源:钱江晚报


|中房报见习记者 刘伟 北京报道


10月17日上午,杭州市江干区上沙路240号国畅公寓门前聚集多人,来者多为通过杭州国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畅物业”)租房的房东和租客。他们前来讨要说法,并要求见公司负责人,然而公司人员始终无一人出面,时至中午,众人无功而返。


成立逾3年的国畅物业公司主要从事房屋中介业务,曾在杭州有9家门店,员工逾百人,主要在下沙等区域开展业务,手中托管房屋达千余套。


10月8日以来,多位房东和租客陆续收到消息,从租客收取多为半年付或年付的租金后,国畅物业并未将资金如期交付房东,国畅物业在杭州多家门店均关门歇业,公司高管亦失去联系。此事牵涉的房东和租客达千余人。


事件发生后,公司法人邢传军已受到警方控制。记者获得的一份10月14日案件调查进展情况显示:邢传军需每天到派出所报到;国畅方面已经联系到一家大型平台接手融资,目前正在评估债务资产情况,是否可以接受暂未知;邢传军名下资产在控制当中。


“现在长租公寓出现了异常并不代表它的模式就一定不可取,它需要一个迭代过程。”全国工商联商业不动产专委会主任、亚太商业不动产学院院长朱凌波表示。


降低租金的秘密


8月22日上午11点30分,在杭州从事租房工作的肖静静突然收到此前与其联系的一位国畅物业门店店长的信息,对方称,公司欲以更低的价格在原来合同的基础上重新签订一份租期更长的合同,重签不用再交押金,前提是能年付或半年付租金。


此前,肖静静签订的租房合同为季付,3600元/月。尽管租期延长,但是看着每月能减免部分房租,肖静静还是心动了。


“他说他是21世纪不动产的店长,我也比较信任这个中介品牌。”肖静静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说,“我让他把公司营业执照发给我,并和我保证不会出现高收低出的情况,才重签了合同,租金为半年付,3300元/月。”


然而,令肖静静没想到的是,在知名中介品牌和降价出租的诱导下,一场事先预设的阴谋正在暗处等着她。


10月8日,突然有国畅物业人去楼空的消息传来。肖静静一下子慌了神,房东那边并没有收到国畅物业应该转给他们的房租,“但是我们租客已经在中介那边把房租付清了”,现在中介不见了,这笔资金也去向不明,但房东已经采取断水断电措施,驱赶租客了。


据记者了解,涉事的国畅物业共牵涉达千余名租客和房东。一位房东告诉记者,“国畅作为房屋中介一直都是高收低出的,他们把从房东收进来的房屋,降价300元~1000元/月租给租客。”


10月16日,记者致电国畅物业,一位自称为该公司客服的人士向记者表示,事情的主因系国畅物业一位股东携款失联,目前公司方面正在积极筹款以及协调租客和房东间的问题中。但记者从多位房东租客处了解到,此前与他们对接的国畅物业工作人员多数已离职,有的则处于失联状态。


此外,几乎与国畅物业事件爆发的同一时间,一家名为杭州东俊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下称“东俊地产”)的地产中介公司也发生类似情况,目前已有数百名房东租客牵扯其中。


公司法人已受控制


记者查阅工商信息获悉,国畅物业成立于2016年5月30日,注册资本为130万元,法人代表为邢传军。作为一家基础业务为物业管理的物业公司,国畅物业于2019年8月14日在其经营范围中新增了“房地产中介服务、房地产营销策划以及银行抵押按揭贷款咨询服务”等业务。


除100%持股国畅物业外,邢传军还关联8家企业,其中包括注册资本为1100万元的杭州国畅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下称“国畅地产”),经营范围为房屋买卖、租赁代理、房地产权证代办等,其为21世纪不动产加盟公司,由邢传军持股99.9%。此外,上述地产中介公司东俊也位列其中,由邢传军持股50%,另由杨俊持股50%。


10月17日,记者致电21世纪不动产杭州总部,一位负责人回应称,写入加盟合同的是国畅地产公司而非国畅物业,因此,国畅物业发生的事情他们并不负有责任。


事件发生后,公司法人邢传军已受到警方控制。记者获得的一份10月14日案件调查进展情况显示:邢传军需每天到派出所报到;国畅方面已经联系到一家大型平台接手融资,目前正在评估债务资产情况,是否可以接受暂未知;邢传军名下资产在控制当中。


10月17日上午,记者从一位知情人士处最新获悉,国畅法人邢传军涉嫌合同诈骗已被刑事拘留。


国畅物业出现问题后,其公司多位工作人员也已离职。“现在的事情我不管,我也没时间管,我自己还要找新的工作。”一位曾任国畅中层管理岗位的人士告诉记者。


上述与肖静静联系的店长表示“我也是受害者”,只是为公司工作,目前自己还有部分工资没收到。


10月16日下午,一位杭州钱塘新区房管局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我今天还有200多个国畅物业事件投诉的回访电话没打。”他表示,这是一起典型的市场经济纠纷案件,需要政府多个部门协同解决。目前,政府部门已经紧急出台相关政策规范市场。


“这次国畅和东俊加一起牵涉约1400套房屋,此前发生的喔客牵涉5000套左右。”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长租公寓接连暴雷


类似国畅物业、东俊地产的暴雷事件今年下半年在杭州接连发生。


8月7日晚,乐伽公寓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及微博宣布:“停止经营,关闭所有业务,员工大量离职,没有经营收入,无法偿还客户欠款”。据公开资料显示,乐伽管理的房源超过20万套,服务40多万客户。


乐伽公寓倒闭的风波尚未平息,房东和租客还在想方设法止损。一条“曾打算接手乐伽杭州分公司部分房源的喔客也无法支付房租款”的消息又不胫而走。


至9月下旬,杭州江干区闸弄口派出所和杭州东方时代物业服务中心联名下发的通知称,德寓科技已经被查,但该公司仍有业务员在工作,提醒业主不要将房子委托给此家中介。


一位曾出租德寓公寓的人士向记者表示,当时他是以贷款的方式支付房租,现在“我们照样在还贷款,可是房东还在要求我再支付一些房租以弥补损失。”


据不完全统计,从好熙家公寓、鼎家、乐伽、德寓,再到国畅物业、东俊地产,目前已经有多达25家长租公寓因资金链断裂、经营不善而破产。


一连串暴雷事件出现后,2019年10月9日,杭州住保房管局紧急开展《杭州市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意见征求活动,杭州市民可登陆网站“互动—调查征集”栏目提出意见建议。


征求意见稿中着重强调,住房租赁企业向房屋委托出租人支付的租金,以及向房屋承租人收缴的租金、押金和利用“租金贷”获得的资金等租赁资金,均应缴入专户管理;从事承接住房房源委托出租业务的住房租赁企业,须在专户中冻结部分资金作为风险防控金,在特定情况下用于支付房源委托出租人租金及退还承租人押金;“托管式”住房租赁企业被依法宣告破产的,依照有关企业破产的法律实施破产清算。


全国工商联商业不动产专委会主任、亚太商业不动产学院院长朱凌波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租公寓作为一个传统房地产行业的延伸品,近几年得到高速发展,它是一种通过融资,并采取高速扩张布局的商业模式。目前看来,长租公寓的赛道上竞争激烈,一旦融资端等方面出现问题,就会导致资金断裂,暴雷事件频发。


长租公寓发展速度太快,管理、运营和盈利都需要一个较长的周期,在这个周期内,要不断面临各种考验。朱凌波认为,现在长租公寓出现了异常并不代表它的模式就一定不可取,它需要一个迭代过程。(应当事人要求,本文肖静静为化名。)

| 刘伟 | 编辑:本站编辑| 2019-10-20 14:06

标签:国畅公寓 租客 房东
展开全文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0)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