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地产 > 正文
网红酒店阳朔阿丽拉摘牌背后:“国际品牌”不再吃香
疫情之下,业主更注重生存。
中房报·商业地产  2020-06-30 15:13
A+
疫情之下,业主更注重生存。

图片 67.png

阳朔糖舍露天泳池。 来源:阳朔糖舍公众号


6月20日,参与了阳朔糖舍阿丽拉酒店项目的室内设计师琚宾发布了一篇公众号文章,题为《Goodbye, Alila糖舍》,引起一片唏嘘,有读者在文末留言,“感慨罗曼蒂克消亡史”。


这家在上世纪60年代糖厂旧址上改造的酒店,是着名高端度假品牌阿丽拉(ALiLA)在中国的三家已开业酒店之一,参与者有建筑师赵崇新、室内设计师琚宾,还有秦皇岛孤独图书馆的设计者董功。其建筑外观设计感极强,并与自然风貌融为一体,自2017年开业以来屡次获奖,曾登上法国建筑杂志《’A’A’》封面。

图片 68.png

法国建筑杂志《’A’A’》封面


但在今年5月11日,阳朔糖舍阿丽拉酒店宣布暂停营业,对外宣称的原因是“因内部整修暂停营业”。


实际上,糖舍还在,而且已于近期重新开业,“消亡”的只是“阿丽拉糖舍”。


界面新闻注意到,“阳朔糖舍阿丽拉”的微信官方公众号,已于6月中旬更名,去掉了“阿丽拉“品牌,改为“阳朔糖舍YangshuoSugarHouse”。


在阿丽拉所属的国际酒店管理集团——凯悦集团官网上,仍然能搜到“阿丽拉阳朔糖舍”,但不能进行预订(凯悦集团在2018年10月收购了阿丽拉品牌所属母公司Two Roads Hospitality,2018年底接管阳朔糖舍阿丽拉)。


界面新闻从第三方知情人士处获悉,目前阳朔阿丽拉酒店的业主方已向管理公司提出解约,解约理由为疫情带来的不可抗力,以及管理公司经营不善。早期投入增加、管理方对运营支出控制不严,加之疫情影响,导致该酒店回报周期大幅延长。


该知情人士透露,因为疫情期间的人员成本及运营支出,酒店在今年疫情防控后的三个月内就消耗掉了账上原有的现金流。更糟糕的是,4月底酒店复业后,仅在“五一”假期迎来一波订房高峰,随后预订量很快回落至个位数。目前阳朔糖舍要求摘掉“阿丽拉”品牌,自主运营。


实际上,据酒店高层透露,阳朔糖舍酒店业主对管理方的不满由来已久。不同于地处江浙的乌镇阿丽拉和安吉阿丽拉,阳朔糖舍阿丽拉每年满房的时间仅7至9月,淡旺季明显,这就对管理方的经营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乌镇阿丽拉酒店所在地客源比较丰富且稳定,阳朔的客源则以旅游度假的小众体验者为主,光靠网红经济不能成为酒店在市场立足的根本,还需要懂得经营。”晗月酒店集团副总裁夏子帆对界面新闻分析。


而阳朔糖舍阿丽拉酒店高层告诉界面新闻,在过往三年中,阿丽拉的经营管理让业主感到失望。


首先是管理公司总经理频繁更换,导致对酒店的经营管理无法细致深入。截至今年业主向管理方提出解约前,包括开业第一年临时调任的总经理在内,阳朔糖舍阿丽拉酒店已历任5位总经理。


其中一任总经理管理酒店期间,业主方发现酒店采购食物的成本过高,仅一瓶矿泉水的采购价就高达3元, 比附近超市零售价还高。随后警方介入调查,发现三名高管存在集体侵占行为,从批拨的采购费用中吞没了12%的回扣。


此外,在该总经理任职期间,还曾发生总经理伪造合同以获取转款、允许多名高管在酒店餐厅和酒吧消费逃单的情况。经业主方多次要求,阿丽拉酒店的管理公司最终撤换了该总经理。


除了内部贪腐问题外,阳朔糖舍阿丽拉酒店的消费者口碑也在下降。据酒店高层透露,2019年,阳朔糖舍阿丽拉在集团中的客人满意度排名下降;2019年,酒店营收未完成预算的85%。


就在今年1月疫情防控开始前,阳朔阿丽拉酒店还曾因为管理失误遭遇团建客人逃单,至今仍有近50万元未付款没有追回。


此外,管理公司对酒店财产的保护不到位,也引起业主的不满。据酒店高层称,2017年7月1日阳朔糖舍阿丽拉开业时,恰逢漓江洪峰,管理方竟将业主提供给酒店的70多幅油画作品遗落在地下室,导致油画全部被水淹毁。


界面新闻就上述问题求证凯悦酒店集团,凯悦方面回复称“正与业主方积极沟通协调”,至于未来合作方式等问题,双方正在讨论协商中,“暂时无法透露详情。”


在携程平台上,阳朔糖舍阿丽拉酒店的评分为4.7分,大部分客人对酒店的建筑设计和景观给予好评,批评则集中在酒店服务方面,提到的问题包括员工不够热情、没有礼宾引导、安全系数低、没有欢迎水果或小吃等等,甚至有客人经历过电梯出故障,第二天还没修好的情况。

图片 69.png

图片来源:阳朔糖舍微信公众号


一度令行业瞩目的阳朔糖舍阿丽拉,为何实际运营落得一地鸡毛?


据阳朔糖舍酒店高层透露,早期酒店业主方与阿丽拉酒店的管理公司签订的《管理协议》存在漏洞,管理公司过于强势,业主方对酒店日常管理缺乏约束力,为日后经营留下了隐患,这也是业主方想要终止协议的原因。


上实城开集团商业资产管理中心副总经理俞伟向界面新闻举例介绍了其与管理公司沟通协调的方式。


俞伟介绍,酒店管理方提供的《管理协议》通常是制式合同,但在日常经营中,双方可以在《管理协议》的条款原则下进一步协商,制订一份工作细则。这份工作细则将明确业主方和管理方的日常工作权限,比如经营及改造计划、采购及支付申请、折扣及优惠政策、薪酬及考核方案等,业主方应有权参与审批。


此外,业主方有必要派选一位业主代表常驻酒店,通过阅读各种经营报表、与酒店管理层交流,掌握酒店实时动态,并通过与管理方的定期沟通会议和不定期的专题会议来行使建议权。


而阳朔糖舍阿丽拉业主因缺乏酒店经营经验,前期没有派驻业主代表,后期才争取到派驻代表的权力,也导致业主对酒店日常经营几乎没有控制权。


另一个问题是,根据通常的酒店管理协议,酒店管理公司的收入一部分来自按营收百分比提取的基本管理费,另一部分来自与经营利润完成度挂钩的奖励管理费,并不对酒店的现金流负责。而酒店业主的目标是实现投资项目的现金流最大化,和退出阶段的资产价值最大化。


疫情之下,酒店现金流消耗巨大,导致矛盾被激化。


一位熟悉高星级酒店的渠道方透露,近年来,国内不少酒店业主都对管理公司不满,疫情更加速了他们换牌的诉求,阳朔糖舍阿丽拉酒店绝不会是今年唯一家撤牌的酒店。“有的酒店是生意不佳,觉得管理公司管理费太高;有的酒店疫情前生意很好,但订单并非来自管理方的预订渠道;还有些酒店业主比较强势。”他认为,“疫情之下,业主更注重生存。”


今年5月,上海巴黎春天新世界和浦东四季等地标性酒店,也传出业主提前终止管理合同的消息。


这一切都表明,国内酒店业主的经营管理意识正在发生变化。国际一线酒店管理公司在中国市场被一味追捧的时代结束了。


有高端酒店管理经验的中国单体酒店联盟副主席顾晓春认为,在中国酒店业发展初期,国际品牌能带来成熟的管理及考核体系,这是当时的国内市场稀缺的。而大规模投资开发的地产商,也能借助国际一线品牌,提升商业地产价值。


但近几年,随着国际品牌在国内市场的快速扩展,管理品质和人才输送难以跟上,经营业绩未达业主预期、一线品牌管理不成功的案例越来越多,国内业主和国际品牌的矛盾也随之浮现。


迈点研究院近日发布的《中国旅游住宿品牌发展报告2019-2020》显示,国内高端酒店品牌与国际高端酒店的差距正逐步缩小。2017年至2019年三年间,两者的品牌指数差值比稳定在45左右,而2015年差值还是83.80。


晗月酒店集团副总裁夏子帆认为,“业主方变得比以前强势一些了。”她观察到,近两年中,不管是大型地产公司还是个人业主,都越来越多地意识到,不能仅注重品牌,而忽略该品牌的业绩经营能力。


新一代中国的酒店投资者已经认识到,即便拥有网红的外壳,一家酒店也需要有相匹配的服务和管理内核,才能算是一件好作品。


| 界面新闻 | 编辑:本站编辑| 2020-06-30 15:13

标签:网红酒店,摘牌,国际品牌
展开全文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0)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