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旅康养 > 正文
愿景旅游何季东:“牵牛要牵牛鼻子” 疫情之后,休假制度改革势在必行
休假制度改革才是产业重振的“牛鼻子”。
中房报·文旅康养  2020-02-26 10:49
A+
休假制度改革才是产业重振的“牛鼻子”。

何季东

一场不期而至的新冠疫情席卷全国,来势汹汹。似乎被上帝按了暂停键,“炮竹阵阵、走亲访友、游人如潮”瞬间变成了“家里蹲”,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中国旅游行业遭受重创


新冠疫情给各行各业带来重创,深度和广度都远超“非典”和“512地震”,旅游行业自然难以“幸免于难”在经济整体下行的背景下,产业前景似乎哀鸿一片。新冠疫情严重冲击旅行社、旅游运输、OTA、旅游景区、主题公园、酒店(民宿)、演艺活动、度假区等板块,就连旅游类股票似乎也成为被抛售的对象。受灾情形用“愁云惨淡万里凝”形容实在恰如其分。


休假制度改革才是产业重振的“牛鼻子”


业界人士纷纷表达了“路在何方”的疑惑,业内专家也为涉旅企业开出了产业重振“药方”,诸如“现金为王”“开源节流”“实施灵活工作方式”“苦练内功”“抓好品质”“强调创新”等。各级政府也陆续制定了无息或贴息贷款、减税退税、退还旅行社质保金、减免行政性收费等各种措施促进旅游企业活下去。显而易见,新冠疫情之后的旅游产业重振政策是一套组合拳,必定是一揽子计划,必有轻重缓解之分,各种计划的作用自然不尽相同。目前从网上了解到的关于旅游产业重建措施难免大同小异,乍一看似乎都有一定道理,但细细琢磨,难免有所疑惑。有些措施或者流于形式,或者治标不治本,或者高高挂起难以落地,或者纯属空穴来风,不着边际。


究竟什么措施才是组合拳的“硬核”?笔者以为“牵牛要牵牛鼻子”,对现有休假制度改革,重新构建休假制度才是当前旅游产业重建的“牛鼻子”,只有抓住了休假制度改革这个“牛鼻子”,并与其他措施同步实施,才能药到病除、标本兼治。


休假制度发展历程


中国休假制度发展历程值得关注的三个重要的标志性事件,一是双休日政策的出台。1995年3月,《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出台,全国实行5天工作制,从此双休日成为中国人生活的一部分。二是黄金周政策的出台。1999年9月,《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出台,形成了春节、“五一”“十一”三个7天的长假,旅游黄金周进入人们视野。三是黄金周+小长假政策的出台。2007年12月新的《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出台,形成两个7天的“黄金周”(春节和国庆)和五个3天的“小长假”(元旦、清明、“五一”、端午、中秋)的格局。本轮调整最明显的标志是 “五一”黄金周被取消,新增了清明、端午、中秋三个传统节日各1天。


两个黄金周+五个小长假的“休假模式”,与2007年12月通过的《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和《劳动法》的相关规定,形成了当前的中国休假体系,一直沿用至今。


现有休假制度弊端重重


黄金周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发挥的重要作用不可否认,但其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不可忽视。黄金周是国民的大出行、大迁徙、大团聚,与此同时,几近崩溃的旅客、难以评估的生态破坏、望眼欲穿的交通堵塞等各种负面符号也成了黄金周的标准画像。“挤爆住宿”“吃光食材”“抢光土特产”“留下垃圾成堆”早就是业内对黄金周期间旅游活动的生动描绘,比喻确有不妥,画风却至为逼真,想必普罗大众都能感同身受。


黄金周像个“话题女王”,各界历来存在不同的声音。“保黄派”代表刘思敏认为,带薪休假实施起来有一定难度,成本较高,所以恢复五一黄金周是最优最便捷的,黄金周不但应该保留,还应恢复“五一”七天黄金周以缓解压力,才能起到“泄洪”的作用。而假日改革方案的起草者、“废黄派”蔡继明则反对黄金周,他认为黄金周实施前后的旅游收入涨幅差异无几,数字说明黄金周对假日旅游的拉动及重要性,并没有很多人渲染的那么厉害。他表示,黄金周的存在或者恢复五一黄金周只能让环境承担更大的压力,对保护景观极为不利。知名经济专家李稻葵也认为落实带薪休假是解决黄金周弊端的唯一办法。


“保黄派”和“废黄派”之间观点针锋相对,唇枪舌剑从来没有停止过,谁也没有说服谁,但黄金周制度的各种弊端显露已经是不可辩驳的事实。


从旅游产业角度,黄金周弊端至少有五点:一是景区负荷严重超标。蜂拥而至的游客对环境造成了极大的干扰和破坏,自然山水景区尤其不堪重负,因旅游活动本身造成的生态破坏事件屡见报端,这显然与“绿水青山,生态保护”的国家战略背道而驰。二是出游体验感严重降低。自然美景被人山人海取代,游客想留下一张照片都变成奢侈品,抱怨之声甚众,何来体验感而言?这显然与出游初心大相径庭。三是从业者苦不堪言,服务质量严重下降。黄金周期间高负荷工作,服务和管理压力暴增,令从业者怨声载道,在旅游景区尤其突出,服务质量投诉事件不断。四是黄金周带来的旅游淡旺季,导致大量社会资源浪费。大量的旅游景区由于资源本身的属性淡旺季本就十分明显,黄金周之后,游客大规模减少,形成旅游和消费的低潮,造成旅游资源和旅游设施闲置和浪费的现象极为普遍,旅游经营“饱一顿,饿一顿”现象尤其突出。五是安全问题不容忽视。外部交通安全问题、景区内部游览安全问题、旅游活动中的食品安全问题、从业人员的身心健康问题、设施设备安全问题都因黄金周的超负荷运行变得尤其突出,存在较大的风险。


休假制度改革势在必行


我们应该庆幸各级政府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采取了果断措施,如若不然,数以亿计的游客冒着被病毒传播的生命危险在2020年这个特殊的“旅游黄金周”必定是“凤凰涅槃”般的旅游,其灾难性后果,的确不可想象。新冠疫情席卷全国,百业待兴,也意味着现有休假制度改革的临界点和重大契机已然出现。新冠疫情和休假制度当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但从某种程度上说,现行休假制度似乎已经到了不改不行,非改不可的地步了。


如果说休假制度改革是本次新冠疫情之后旅游产业重振的“牛鼻子”,那么,休假制度又如何改革呢?实行带薪休假制度无疑是彻底消除黄金周诸多弊端的必由之路,根本所在。但是如同羞羞答答始终不愿让人目睹真容的少女,“犹抱琵琶半遮面”,全面的带薪休假制度迟迟未能“落地生花”,其实施似乎还有一定难度。笔者以为。在此背景下,对黄金周进行调整显得较为迫切,也至为重要,也不实为抓住“牛鼻子”的重要方法。


3+5休假制度的改革构想:


1.法定节假日:按现行《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执行,法定节假日仍为11天,分别为元旦1天;春节3天;清明节1天;劳动节1天;端午节1天;中秋节1天;国庆节3天。


2.周末双休日:总天数仍然保持不变,但调整为每个月前三周执行六天工作制,每个月第四周休息五天,确保每个月至少一个连休五天的假期,形成每年十二个至少五天连休的“新黄金周”。


3.“取消”现有的七天连休制的春节和“十一”黄金周,为春节和“十一”黄金周重新赋能,成为“新黄金周”的重要组成。在确保每月第四周连休五天的前提下,如遇当月放假安排与法定节假日重叠的情形,可调整组合,重新组序,执行休假制度。


4.《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和《劳动法》以及企事业单位自行规定的其他诸如寒暑假、年休假、产假、调休等假期与上述调整之后的休假制度进行调剂补充。


上述改革构想,在历次两会上都有代表不断提出,比如2017年全国人大代表徐桂芬在两会上就提出推行每月“3+5”休假制度,第四周连休5天的议案。2019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孙轶也向大会提交了“关于改革周末休息制度的建议”。建议也称,每个月前三周每周休息一天,最后一周休五天,这样每个月都有一个长假,总的休息时间不变。提案得到了很多代表的支持,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取得了的极大的反响。


3+5休假制度利好各方


按照笔者提出的调整方案,对社会各行业都有正面的积极影响,对旅游产业而言,其优势更是显而易见,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尊重了原有的国家法定节假日总天数11天保持不变,利于决策。二是突出的变化是每个月的前三周由原来的五天工作制变成了六天工作制。其调整可能会带来一些生活影响,但据大量的网络调查数据显示,原来的每周双休制度背景下,仍然有大量的企事业单位和公司难以落实,利用双休日工作也是一种常态存在,比如旅游行业、贸易行业、零售行业、服务行业、私营公司等。三是保持了原有周末双休日总量不变,虽然每个月的前三周只能休息一天,但每个月第四周都能确保至少有一个五天连休的休假,如果遇到和法定节假日巧遇的情形,可以通过调剂,当月休假天数甚至更多。四是看似“取消”了现有休假制度中的七天连休的春节黄金周和“十一”黄金周,实则是通过调整为春节黄金周重新赋能而已。五是通过现有的调整,人们完全可以通过每个月第四周至少出现的五天连休假期进行互动,以高铁、动车和航空等高效率交通方式为支撑,要实现全国大范围内的流动,在技术上是完全可行的。六是通过调整,至少保证了每个月一次,全年共十二次,每次不少于五天的连休假,广大群众自我休息、外出旅游和探亲访友的便利性和灵活性更高,必定也会成为旅游产业振兴的“大礼包”,对拉动内需功能不言自明,对诸多产业恢复重整和持续拉动也大有裨益。七是通过调整,原有黄金周制度带来的弊端可以在极大程度上得到消除,在旅游安全、生态保护、游客体验感、从业者压力等各方面都能取得极大的正面效应。如辅之以其他产业重振措施,则黄金周休假制度带来的诟病必将得到极大程度的消除。


如能按笔者所述,以新冠疫情为契机,变悲痛为力量,“牵牛牵住牛鼻子”,推动现有休假制度改革,并与其他措施同步落地,必定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实乃旅游产业之幸,愿乐见其成。


| 愿景旅游 | 编辑:何季东| 2020-02-26 10:49

标签:休假制度
展开全文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0)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